與往年兩會更多關註民生利益不同,今年兩會,公務員工資反倒成了代表委員爭議的熱點。一些委員給公務員漲工資的提案,引髮網友討論。全國政協委員、國家公務員局黨組書記兼副局長楊士秋說:“公務員工資應該上漲,目前中央已責成有關部門調研。部分公務員存在灰色收入,但這也不能把該現象與整個公務員隊伍,特別是基層公務員隊伍收入低混談。灰色收入應通過一系列措施解決,但公務員收入低的問題也要解決。”(3月10日新華網)
  應該承認,以往一提給公務員漲工資,網友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強烈反對,是有那麼點不理性;不知道是否因為某些代表委員的熱炒,一時之間似乎有點風向大變,媒體上呼籲“理性看待”公務員漲工資的聲音開始火熱。所謂“理性看待”,說白了其實就是呼籲大家支持,理由是“部分貪官的灰色收入,與整個公務員隊伍特別是基層公務員的低收入不能混為一談”。問題是,享有灰色收入究竟是潛規則的“集體腐敗”,還是少數人的行為?為什麼系列禁令出台之前,呼籲給公務員漲工資的聲音,不像現在這樣熱烈?
  既然是“理性看待”,那還應該承認,但凡有點權力就要拿來變現就要拿來尋租,曾經可是非常普遍的現象,而絕不只是所謂“少數公務員”特有;現在,因為系列禁令,腐敗尋租真的已經杜絕了嗎?你大概相信,我可沒那麼樂觀。要是反腐如此簡單,也就不會“蒼蠅撲面”了。誠然,官員腐敗與官員工資是兩個問題;黑錢多與工資低究竟哪個是雞哪個是蛋,也無從論定。但是歷史的經驗早就告訴我們,歷史上官員工資最高的宋朝同時也是官員最腐敗的。
  要硬生生地將公務員群體割裂成兩塊,一塊歸入“腐敗的少數”,一塊歸入“工資低的多數”,然後以後者的名義要求漲工資,其實更像是一種宣傳和鼓動的策略;因為最後漲工資的受益者,斷然不會只是“工資低的多數”,更不會只是那些不僅工資低而且真正清廉的基層公務員。既然漲工資的受益者將會是整個的公務員群體,那麼在兩會這樣的場合談論給公務員漲工資,本身就是不合適的。為什麼?因為官員群體和潛在受益群體,占了代表委員中的相當比例,而納稅人沒在現場。——觸動利益比觸及靈魂還難,多占利益倒是比多吃大肉還簡單。
  好吧,就算要談論公務員工資的問題,那也絕不能只拿“基層公務員工資低”來說事,而應該重在建立防腐制度——公務員心裡很清楚,公眾之所以對公務員漲工資有意見,就是因為生活經驗告訴我們,清廉並沒有得到制度的保證;不僅如此,關涉公務員利益的改革總是步履維艱,一點不像關涉普羅大眾利益的改革那般雷厲風行。機關養老金並軌了嗎?公車改革真正啟動了嗎?全世界通行的官員財產公示制度何時才能“時機成熟”?好嘛,剛剛出台一些禁令了,不能放肆地權力尋租揮霍公款了,就強烈要求漲工資,這到底是什麼道理?
  正如依法取消公車就得額外發放高額車補,關涉公務員利益的改革,歷來流行搞交換搞“贖買”;這一回,給公務員漲工資,能不能也搞個反向的“贖買”?怎麼贖買?其實很簡單,要給公務員漲工資,那好,請先把機關養老金並軌了,先把公車改革了,先“與國際接軌”公示財產——當公眾真正能夠看到有權與有錢不是一回事,公務員不僅會要利益,也還肯從自己身上割肉,那我相信,公眾肯定都能“理性看待”公務員漲工資的問題。
  可在眼下,“自我革命”幾十年都在掛空擋,憑什麼一到漲工資就必須“理性看待”?這種選擇性傾向性明顯的“理性看待”,還叫“理性看待”嗎ㄊ媸ハ椋�  (原標題:“理性看待”公務員工資就是“應該上漲”�
創作者介紹

敏感

gncns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