楚天金報訊 圖為:蛋糕店前排起長隊
  圖為:起司蛋糕純手工製作
  圖為:起司蛋糕頗受小朋友的喜愛
  □文/本報記者朱安璋 圖/本報記者曹大鵬
  不知從何時開始,武漢街頭悄然颳起一股起司蛋糕烘焙風。紅黃色的醒目店面、卡通風格的店名和LOGO、處處可見的排隊長龍、“每人限購一枚”的營銷策略,弔足了江城吃貨們的胃口。
  記者通過採訪發現,江城的一些起司蛋糕店的生意還不錯,位於武昌群光廣場的一家起司蛋糕店,日銷售額最高可超過4萬元。於是,投資人蜂擁而上,一時間,武漢街頭出現許多“徹思叔叔”、“撤思叔叔”、“瑞可爺爺”等名稱的蛋糕店,儘管店名不同,但他們的產品都是大同小異。這也不禁讓人聯想到曾經在江城賣得相當紅火的掉渣燒餅、公安鍋盔,起司蛋糕是否會像燒餅鍋盔那樣熱鬧一陣就陷入沉寂?連日來,楚天金報記者進行了調查。
  【火爆異常】
  起司蛋糕店門庭若市
  “昨天跟老媽念叨想吃徹思叔叔,今天一大早,老媽就去群光排隊給我買了6盒!!同志們啊,排一次隊每人只能限購一盒,我的老媽得來回排6次隊!!太給力了老媽!”今年五一期間,網友曉曼mx在微博上的這段話,引起好友們的熱議。
  昨日中午,記者來到武昌群光廣場的“徹思叔叔烘焙工坊”。和其他餐飲店面不同,這家店門前擺放著疏導排隊人群的隔離帶,還分了“進口”和“出口”。即使在這樣的非客流高峰時段,這裡排隊購買起司蛋糕的顧客也不下10人。“真香啊!”一位顧客提著蛋糕心滿意足地說著,而一些來到這裡解決午餐問題的客人,也被這樣的場面吸引,不少人都加入進來,排隊等候。
  記者在現場看到,這家店的裝修主體為紅黃色調,“本店人氣NO.1,現烘起司蛋糕,一個39元”、“起司蛋糕每人限購一個”字眼在店內很醒目。三四十平米的店面左半部分是櫃臺和烤爐,右半邊是現場製作的工坊,蛋糕的製作過程就在顧客的眼前完成。店內一共有四五個烤爐輪番作業,每個烤爐一次可烤兩盤共12個蛋糕,烘烤一次的時間大概在40分鐘左右。中午時分,前臺的三名工作人員忙個不停,一人負責取出蛋糕,一人負責打包,一人負責收銀。
  趁著顧客少的間隙,該店一位女服務員告訴記者,她們上班時間從早9時到晚上9時,十來個店員兩班倒。尤其是雙休日的中午和下午,店員們基本上就會忙得沒空說話。
  在這家店門口,記者碰到了專門從黃岡趕來考察起司蛋糕項目的曲偉,他告訴記者,由於地段選址絕佳,這個店子的生意真是好。“在周末和節假日,這家店最高可銷售1000個以上的蛋糕,一天的銷售額超過4萬元。平時單日銷售600個—800個,若按照平均700個銷量計算,每天銷售額近2.8萬元,每月總銷售額約80萬元。刨除各種成本,這家店半年來凈賺300萬元。”已經考察多日的曲偉對記者說。
  【市場探因】
  起司蛋糕贏在“口感+營銷”
  記者在採訪中發現,在群光廣場內還有一家起司蛋糕店名叫“撤思叔叔”,與“徹思叔叔”一字之差。而在江城的其他商圈,“瑞克爺爺”、“布丁大叔”、“樂可爺爺”、“瑞司大叔”等名稱的蛋糕店,讓消費者感覺有點目不暇接。
  記者發現,這些不是“叔叔”就是“爺爺”的起司蛋糕店,裝修風格相似、烘焙手段相似、銷售的產品相似、營銷手段也相似。幾乎每家店內都有“每人限購一枚”的告示,一盒蛋糕的售價大多為39元。如果不仔細看,不少人會覺得它們同屬一家連鎖店。
  4月30日,溫州人陳定彩的“布丁大叔”蛋糕店在光谷天地開業。去年10月,眼看“徹思叔叔”火起來,他帶著四五個師傅到上海考察,回漢後就註冊成立了布丁大叔餐飲管理公司,並先後在中南、徐東商圈開了兩家起司蛋糕店。和其他競爭對手一樣,陳定彩的店也是銷售起司蛋糕、凹蛋糕,一共4款產品,主打39元的起司蛋糕。光谷天地的新店開業時,蛋糕優惠價是29元一枚。別小看這間不足10平方米的小店面,陳定彩可是花了40萬元開起來的。“五一剛開張,最高的一天賣了260多個,比我的預期稍微低了點,要知道我在中南和徐東的店,一天可以賣四五百個。”陳定彩說。
  起司蛋糕為何會如此紅火?“主要是獨特的口味和有效的營銷。”陳定彩說,一款好吃的產品受歡迎,口味當然是最關鍵的。一般甜品店里的起司蛋糕,往往是切成塊的重乳酪蛋糕,口感比較扎實,而這種起司蛋糕採用輕乳酪烘焙,口感更加軟綿。
  除了口感,江城的起司蛋糕店還贏在營銷上。陳定彩表示,“每人限購一枚”導致顧客排長隊等候,而排隊也會吸引更多的顧客前來。“現場烘焙的蛋糕香噴噴,尤其是在中午、傍晚,逛街的人們聞香就自動過來了。不管你開的是‘叔叔’還是‘爺爺’,只要好吃大家都會買。”陳定彩說。
  【投資跟風】
  加盟開店4個月回本?
  起司蛋糕店在江城的火爆,也吸引了不少跟風投資者加盟。那麼,現在加盟開一家起司蛋糕店,大概要多少錢?近日,記者以投資者的身份進行了考察。
  4月底,記者來到“撤思叔叔”的總部,這家公司總部位於光谷芯中心產業園內,運營這個品牌的是湖北味美天下餐飲投資有限公司,記者查詢營業執照得知,這是一家2013年12月27日註冊的公司,註冊資本108萬元。負責加盟事務的遲經理告訴記者,該品牌加盟店有兩種合作方式,一種是單店加盟,收費13.8萬元,提供免費裝修設計方案、全套設備、技術培訓和品牌使用等。第二種為整店輸出,就是在13.8萬元加盟基礎上,再繳費2萬元,由總部負責裝修、開店,並有老師上門指導培訓,直到投資者能獨立開店運營。
  遲經理給記者算了筆賬:除了加盟費,店面轉讓費+租金、3-4名員工的工資、水電費用、原料採購備貨等。其中店面轉讓費+租金往往是最大一筆投入。他說,一個店20平方米即可,店面的轉讓費一般在20萬以上。再加上每月2萬元左右的租金,算下來,開一家起司蛋糕店,平均需要投資40萬元—50萬元。“以日平均銷售200個計算,單價39元,利潤率以50%計算,每月可盈利12萬元,一般4個月可收回投資。生意特別好的店面,一兩個月即可實現盈利。”遲經理對記者說。
  陳定彩的“布丁大叔”也辦加盟,他的品牌加盟費為2萬元,烘焙設備可以直接從酒店用品廠家訂購,五六萬元搞定。比起“撤思叔叔”,投資者可以省下不少錢。他說,即便食材採用全進口奶酪和牛奶,成本也不高。“如果選址選得好,平均每日銷售一兩百個蛋糕是正常的,而一天賣70個即可保本,這樣每月毛利也有上十萬元。”
  【風險顯現】
  武漢市場已日趨飽和
  “我準備在人流量大的街道口新開家起司蛋糕店,可惜就是找不到合適的鋪面了,急死人啊。”看著“叔叔爺爺”們如此火爆,家住武昌南湖的曲靜力有些著急,最近一段時間,他一直在考察起司蛋糕市場,從品牌選擇、加盟洽談、店面選址,忙得團團轉。
  不過,經過一番考察,曲靜力發現武漢市場上一些新開的起司蛋糕店,盈利能力並沒想象中強。他說,他自己曾在“瑞可爺爺”、“徹思叔叔”剛開業時,排了40分鐘的隊買過兩次蛋糕,而之後三鎮開出的幾家店,他就沒有特意前往購買了,“第一次排隊多是慕名嘗鮮,但各家起司蛋糕的味道大同小異,所以下次再排隊買蛋糕的熱情就淡了”。
  此外,隨著人們新鮮勁的減淡,再加上各種起司蛋糕工坊越來越多,此前銷售火爆的幾家店子,銷售量都略有下滑。曲靜力通過考察發現,除了群光廣場、光谷步行街、漢口happy站台等少數幾家起司蛋糕店日均銷量維持在五六百個以上,其他的店平時日銷量在200個左右。
  在考察了三家蛋糕品牌後,曲靜力把目光投向湖北省內的二線城市,“武漢的市場基本飽和了,現在連孝感、襄陽、荊州、十堰都有其它品牌蛋糕開新店了,我準備在黃岡和宜昌開店。”據介紹,他這兩天正忙著在宜昌考察商業地段選址。
  五一期間,記者在“撤思叔叔”武漢總部採訪時發現,來自湖北省內二三線城市的加盟商越來越多了,“起司蛋糕在大城市火了以後,自然也吸引了省內二三線城市的消費者,他們也盼望在家門口能吃到現烘焙的美味蛋糕。”一位正在洽談加盟的外地加盟商說,他選的店面年租金30萬元,轉讓費20多萬元,但他相信還可以賺半年的快錢。“一個商圈一旦開火了一家店,就幾乎容不下第二家店。”陳定彩坦言,目前武漢的各大商圈基本都有一兩家起司蛋糕店,生意競爭也越來越激烈,而省內的宜昌、襄陽、荊門、孝感、黃岡等二三線城市的機會猶在。
  【專家觀點】
  吸取“燒餅鍋盔”的教訓
  “雖然兩家店還在盈利,但感覺武漢的吃貨們變挑剔了,比如嫌店里的品種太少、口味太單一。”在徐東開店的陳老闆這樣告訴記者。由於每年5月到8月是食品行業的銷售淡季,隨著武漢進入夏天“烘烤模式”,現場烘焙蛋糕的生意也將受到不小的影響。上周氣溫高達30℃時,陳老闆店里的蛋糕銷量明顯下滑不少。
  而比起即將到來的盛夏銷售淡季,在一些餐飲行家眼中,紅火了大半年的起司蛋糕即將遇到的問題會更嚴重。本地餐飲專家萬傑民說,首先,從消費者心理分析,起司蛋糕這種非主餐性的小食,年輕人是主要消費群體,這個群體的主要個性特征就是追求時尚、追求新奇,過了嘗鮮階段,他們的這一喜好較難維持,迅速“躥紅”帶來的不見得是“長紅”。
  其次,這個行業進入門檻低,盲目擴張導致同質化競爭,將難以避免帶來行業性虧損。萬傑民說,類似起司蛋糕火爆的一幕在近幾年的武漢街頭屢屢上演,七八年前的掉渣燒餅、前不久的公安鍋盔便是例子。由恩施姑娘晏琳首創的掉渣燒餅,最初從武漢開始興起,在短短幾個月內就開遍了全國。但遺憾的是,沒過幾月各地的掉渣餅店就從“門庭若市”變成了“門可羅雀”。
  萬傑民說,要避免“一陣風”帶來的後遺症,應該對產品進行創新,滿足消費者日益“刁鑽”的口味;其次,產品不應過於單一,要積極開發新產品。他舉例說,同樣作為小吃,蔡林記熱乾面、狗不理包子是成功經營的典範,除了製作技藝,他們的傳播很大程度上借助了其內在沉澱的文化價值。
  針對最近迅速躥紅的起司蛋糕,武漢市創業天使導師程戰淮對其未來發展也不看好。他說,比起之前的掉渣燒餅和公安鍋盔,起司蛋糕並沒有呈現出絕對的差別。所不同的只是門檻抬高了一些,前者的開店成本是幾萬元,後者是四五十萬元,但這個門檻遠比肯德基和麥當勞要低。它之所以走紅,多是因為消費者跟風消費的結果。“隨著更多低成本起司蛋糕店越開越多,消費者新鮮感漸失,再加上產品單一、市場競爭等原因,起司蛋糕‘39元的默認定價’將面臨崩塌的危險。”程戰淮對記者說。
  記者在採訪中瞭解到,“叔叔爺爺”的蛋糕店也在想辦法延長其生命周期。陳定彩說,現在他的店子里開發了6款不同口味的起司蛋糕,包括蜂蜜、榴蓮、巧克力等,並準備推出生日蛋糕定製等服務,以滿足吃貨們不斷變化的需求。
  (原標題:起司蛋糕熱賣引來跟風潮“叔叔”“爺爺”瘋狂背後有隱憂)
創作者介紹

敏感

gncns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