鄭海嘯
  從善如登,從惡如崩。學壞容易學好難。周作人:“蓋據我多年雜覽的經驗,從書里看出來的結果只是這兩句話:好思想寫在書本上,一點兒都未實現過;壞事情在人間全已做了,書本上記著一小部分。”都是差不多的意思。
  末代皇帝溥儀在《我的前半生》給自己的生活概括了八個字:打罵、算卦、吃藥、害怕。他為什麼要打人?為什麼肝火那麼盛呢?他在書中承認有學西太后的成分。一個老太監陪西太后下象棋,無意中說了句:“奴才殺了老祖宗的這隻馬……”西太后就斷章取義,不說“……的這隻馬”,專說“……殺老祖宗”,登時大怒:“我殺你一家子!”就叫人把這太監拉出去活活打死了。這也是老佛爺開恩了,沒有真的殺他一家子。學壞有多麼容易!
  學者夏菁回憶第一次去拜訪梁實秋先生,是1951年的秋天——
  那晚,約好去聆聽他對我的一本歌劇腳本的意見。在他德惠街的書房裡,談不到幾句,忽然鈴聲大作,說是掌管教育的黃季陸先生來訪。我想立刻告退,改日請益;但梁先生教我按兵不動,反而出去請季陸先生在外面稍候。他和我這個年輕人足足談了四五十分鐘,真使我受寵若驚。梁先生的獎掖後進,給我的印象非常深刻。
  幾年以後,夏菁先生瞭解到,梁實秋先生的這一舉動,原來是從梁啟超先生那裡學來的。梁實秋在北京讀書時,和梁啟超的兒子很熟。有一次,他去看梁任公,也是碰到顯要來訪。梁任公卻留他長談,置顯要於室外。
  夏菁於是感慨,“一個人的一舉一動,對他人的影響會如此深遠”,“一火點百火,吾國的薪火相傳,不就是這個意思嗎”。我卻沒有這麼樂觀。置顯要於室外,卻和毫無背景的年輕人(不是“官二代”“富二代”)長談,這樣的“火”似乎並沒傳下來。做個假設,這“火”從夏菁先生傳到我這裡了,我能把它傳下去嗎?慚愧,不能。這有主觀的原因,也有客觀環境的因素。我只能如此辯解。
  (更多內容見正義網“鄭海嘯專欄”,網址http://www.jcrb.com/pinglun/zbzl/zhxzl/)  (原標題:從善如登)
創作者介紹

敏感

gncns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